玉林除眼袋需要多少钱

日期:05:45:31 来源:北京日报

玉林除眼袋需要多少钱,【玉林华美整形】,亚洲36城连锁,24年专注整形美容,美丽热线:0775-2662323;

荣县办计算机二级证

  

  男男舌吻效果:摄影师被撩拨地“面红耳赤”

  《烈日灼心》是邓超和曹保平导演合作的第二部电影,在上一部《李米的猜想》里,刚刚大学毕业的邓超和已经是影后的周迅谈了一场死生相许的恋爱,那是邓超第一次在大银幕上展现他的演技,带有强烈悲剧色彩的毒贩马冰身上,一点也见不到日后邓超赖以成名的喜剧色彩。

  多年后曹保平带着小说《太阳黑子》找到邓超,希望他能出演又这部小说改编的电影。无论是在小说中还是日后的电影里,辛小丰都是这个故事中最迷人的角色。他是一切悲剧的开始,也是最后宿命的终结,后来在片中出演了警察伊谷春一角的段奕宏就曾表示,自己最初相中的就是辛小丰这个角色,甚至还曾要挟导演,如果演不了辛小丰就不演了。

  但导演曹保平迟迟没有做出最后的决定,邓超也说,“其实三个角色老曹都跟我聊过,我相信他也跟别人都聊过,他就是这么一个人,他比较贪。但这个东西我非常理解,那是导演的贪婪,就像演员有的时候看到角色的时候的那种贪婪是一样的。”

  但看过小说之后的邓超,也笃定了要出演辛小丰的决心,“如果我没有去做,那邓超在表演上会有遗憾。”“你在这样的年龄,然后遇到一个这样的角色,小丰的那个世界是我觉得想做的,他的经历丰富到我当时看的时候都不敢相信,自己在看的时候,另一个自己就在试,如果我来演他会是什么样?哇,好像很难,很难很难很难,但这不就是我想要做的吗?”

  在还没有确定角色的时候,导演曹保平就跟邓超说,“你应该谈恋爱。”邓超说,“我不谈恋爱,或者换一种方式谈恋爱。”书中的辛小丰有一场刻骨铭心的同志恋情,用邓超的话来说就是,“那是一场很长的爱情。”“男人和男人之间的爱情我觉得非常正常,好像大家聊到这个的时候都说比较重口味啊什么的,我觉得根本不是,一点都不敏感。我们的生活里就是这样的。但是可能就是电影在报批的时候是第一次吧,中国电影原来也有,但好像公映好像还没有。”

  电影中辛小丰的爱情成了一场“阴谋”,成了他为了养女尾巴做出的一次自我牺牲。于此同时,这也是邓超的一场“牺牲”,他为辛小丰献出了自己的第一次同志激情戏。

  “在决定辛小丰之后,我们也在想那天的到来,甚至那几天的到来。”邓超如是说。“别的没有什么,就是怕做不好。我也有很多哥们儿是(同志),我也会去问他们,我打了好几个电话。因为我跟他们原来也没有聊过这方面,他们会突然觉得,你怎么会问那么深入?就再好的朋友也不会问那么深入,比如说一些场面会是怎么样,一些姿势、感觉,因为你不知道嘛。然后很多朋友会说我们脸都红啦,给你一说,哦,说得我脸也红了。”

  真正到了拍摄那一场戏的时候,邓超说,“我觉得我快炸了。”

  “吕颂贤特别好玩,准备开始嚼口香糖,他说你要口香糖吗?我说好,他说你会怎么做?你会舌吻吗?我说会呀。因为你在做这个的时候,你会觉得如果不准确好像是对辛小丰的不负责、。”

  拍完这场戏,直男摄影师罗攀被撩拨得面红耳赤,“他一放下机器,说哎呀,超哥,我心跳得好快,我都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心动,他说他有点脸红,我一听他说这个,嗯,我觉得那应该是挺好的。”

  掰弯的可能性?我比笔还直没有“直男癌”

  《烈日灼心》进入宣传期后,输入邓超,就会自动搜索出“邓超基情”“邓超吕颂贤舌吻戏曝光”“邓超拍同性亲密戏”……这是邓超对于《烈日灼心》宣传无条件无底线无节操配合得出的效果。

  在发布会上,他不厌其烦一遍一遍谈起激情戏,哪怕最后保留在电影中的镜头其实只剩一闪而过;他还会配合主办方设置的环节,在现场背起片中“相爱相杀”的段奕宏,为第二条“上头条”提供图片,甚至享受王珞丹在一旁的调侃,“幸好超哥结婚早,要不就弯了。”网络上,一条“邓超是直男邓超是直男邓超是直男邓超是直男邓超是直男邓超是直男邓超是直男吗?”的微博被转发了一万多次,每一次,都是给《烈日灼心》做的宣传。

  邓超是直男吗?“我?呵呵,有比笔还直的东西吗?对,我棍直棍直的!”

  “棍直棍直的”直男邓超却不觉得自己有直男癌,“我可娇小了,是小公举,经常依偎在娘娘的肩膀上。”

  “娘娘多雷厉风行呀,我这种生活自理能力比较差的,就没有什么资格聊大男子主义,对吧?家里的各种事情都是她操持,操持我能力不行,操持半天没用。我出差一天我也盯那个箱子我能盯三个小时,就觉得哇,这个好困难,要带什么?她五分钟就可以解决问题。她说给我五分钟,啪啪啪给你弄好好了,打开你就觉得啊,怎么什么都有?用的什么,反正你就觉得很踏实。”

  《烈日灼心》里,曹保平要求邓超谈恋爱;生活里,邓超自认一直在跟娘娘谈着。已经有了儿子等等和女儿小花的邓超孙俪两口子,也是网络上公认的虐狗高手,邓超发十条微博,有七条不是孙俪就是孩子,剩下三条全部是工作。在邓超的形容中,他和娘娘更像是好朋友,“反正就特别像朋友嘛,我一直喜欢那种感觉。”

  “我觉得我们都是那种比较放松的那种家庭,跟孩子之间也是一样。我觉得正常的讨论都会都会有,交流、讨论,甚至跟孩子。虽然孩子不懂事,也会比较尊重孩子的意愿,你也会知道他喜欢或不喜欢,愿意或不愿意,我们都会比较放松的那种。她也没有大女子主义,我也没有大男子主义,包括工作上都是,大家都是按照兴趣来,生活里也是一样,肯定有我爱吃辣,她爱吃甜的时候,这个没有任何问题。

  跟周星驰聊人生:想看看他是不是特“悲剧”

  《烈日灼心》让邓超第一次尝到了影帝的滋味。在今年的上海国际电影节上,《烈日灼心》开出三黄蛋,邓超和段奕宏、郭涛一起登上领奖台分享荣耀。“拿奖一刻当然很美妙了,因为你会觉得,那么多的专业人士,那么多的前辈,是对你的一次褒奖。我们的奖项是会有这个高精尖专业人士评选和观众评选,所以拿到哪种奖你都会很高兴。”

  和戏里的兄弟以及对手一起拿奖,邓超笑称“当时感觉很不好”,“开玩笑,没有什么整个和三分之一,三个人拿才好,我觉得太牛了。”

  颁奖之后,导演管虎曾在微博上发声,称《烈日灼心》“电影品质好!两演员段更准确!非要双黄蛋,也止于段邓!一片叫好,耍大于本体,毁之而已,无甚他用!”

  而对于管虎的抱打不平,邓超想了想,“我觉得拿到观众心中的那个奖是最重要的”,“那个奖有的时候它就是一瞬间,是一瞬间的感动,一瞬间的认同,或者一瞬间的不解。真的,那个东西可能都不是认同,他有时候不认同也是一种奖,就是哎,怎么会有辛小丰这样的人?他疯了吗,他怎么回事?我理解不了,他也是一种奖。哎呀,我吓到了看这个电影,也是一种奖。哇,我好感动为他,是一种奖。”

  认真思考之后再说话的邓超,看上去很不逗比,跟他每周准时出现在综艺节目里那幅丝毫没有正形的形象截然不同。就像许多在电影里极尽搞笑之能事的演员在生活中偏偏是个严肃的人一样,邓超也不止是个逗比,从《李米的猜想》到《中国合伙人》再到《烈日灼心》,其实他已经演了如此之多的悲剧人物,甚至连《分手大师》,他都觉得那是个悲剧。

  “如果大家把你理解成一个逗比是不是太片面了?”

  “我不能说大家片面。”邓超说,“我欢迎大家对我安的一切的帽子,我觉得很好玩,就像逗比是春夏的新款,下面秋冬是什么款就不知道了。我觉得这是做演员对我来说最享受的事情,春夏秋冬。就像很多时候说你是一个什么什么专业户,什么什么专业户,对不起,我想当很多很多的专业户。就像《分手大师》我还能看出一点点古典悲剧的样子,真的。就是好像人和角色不是要正经、正式,才好像有悲剧色彩,我反而觉得梅远贵在《分手大师》里挺有悲剧色彩,我认为一切的喜剧人物,都有古典的悲剧色彩。

  “我觉得我不算是悲观的人,但是有那个色彩。我觉得我有自己的色彩,我在邓超的那个世界里也蛮丰富的,就是什么都有。当然也有很伤感的时候,你听到一首歌,然后你看到一个景象,然后你看到一些正能量的时候,你为他号啕大哭的时候,都会有,为小丰走不出来也会有,也会有很理性的时候,也会有很感性的时候。然后,但我还是很逗的,哈哈哈哈。”

  最近邓超在拍周星驰导演的新片《美人鱼》,他也在默默观察着这个“喜剧之王”,“就像着你那个疑问,看是不是他的人生里特悲剧,哈哈哈哈。”

  至于观察的结果,“我觉得是有一点点的。”“我也跟他聊人生嘛,我说星爷咱聊聊人生吧,他说我很无聊的,我真的很无聊的。我说你过年都怎么过呀?他说过年?也没什么。我说你平常都干吗呀?他说我骑自行车呀,我说好好,我陪你骑,我也喜欢骑自行车呀。”

  “他其实蛮好玩的,然后他也喜欢酒,他知道我喜欢酒,然后他都,特别受宠若惊这个,这个他带我吃遍了香港好吃的餐馆,然后喝遍了他的好酒。每一个和他合作过的人,没有合作过的人,特别是香港的导演和演员,都会问,喂,和周先生合作有什么样的感想?我说为什么都问我这个问题?我们很好啊。原来合作是会有什么问题吗让我感觉?因为我们合作的非常好,然后我也跟他,反正每天现场就很欢乐,每天现场很欢乐。”

  对话邓超实录内容:

  网易娱乐:其实在接这个角色之前,看过《太阳黑子》的原著吗?

  邓超:当然看了。其实因为跟老曹我们已经合作过两次了嘛,然后他也聊过这个戏,我们一块吃饭的时候,第一次是在一个女人街的那个意大利餐厅,我记得很清楚,是他和编剧。(网易娱乐:你有纠结过辛小丰吗?)有,当然有,但后来就像你说的,接触完看完小说之后,我估计已经就是有非常明确的答案了。你在这样的年龄,然后遇到一个这样的角色,我看小说的时候已经就可以把很多东西,这个决定就可以做了。就是他的,小丰的经历,小丰的人生吧,小丰的那个世界是我觉得想做的,如果我没有去做,就是邓超在表演上会有遗憾。其实三个角色老曹都跟我聊过,我相信他也跟别人都聊过(笑),他就是这么一个人。但这个东西非常理解,是导演的那个贪婪,就像演员有的时候看到角色的时候的那种贪婪是一样的,然后,他也说过,你应该谈恋爱,然后,好像也确实应该我谈恋爱(笑),然后我说我不谈恋爱,或者换一种方式谈恋爱,反正看完小说绝对是小丰。反正我的感觉是这样,我不知道别人的感觉是怎么样。他的经历太,丰富到我当时看的时候都不敢相信,我也同时在另一个自己在看的时候,另一个自己就在试,就是哎,如果我来演他,会是什么样?感觉,哇,好像,好像很难,很难很难很难,但这不就是想要做的吗?因为你首先被他的世界吸引,就是他究竟是什么样子,他应该长成什么样子,他的身材应该是什么样子,他跟别人说话的时候,他在警察局是什么样,他和尾巴在一块是什么样,他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他跟杨自道在一起的时候…

  网易娱乐:当时有没有担心过,在戏里要谈这么一场恋爱?

  邓超:其实那个也是戏里的一个伏笔,也不是,其实在小说里面其实是有的。就是男人和男人之间的那个,很正常,我觉得很,非常正常。我看的时候我也没有,好像大家聊到这个东西都好像比较重口味啊什么东西,我觉得根本不是。一点都不敏感,我觉得这个是很,我们的生活里就是这样的,就是这样的。但是可能就是,电影在报批的时候,或者说,所以这可能是第一次吧,我觉得中国电影,原来也有,但好像公映好像还没有。但是我们之后改编的这个电影的这个事儿,已经和小说不太一样,是给他加了一个帽子,就是加了一个为什么去。

  网易娱乐:说你这是要弯吗?

  邓超:就是突然好朋友之间会觉得,你怎么会问那么深入?就再好的朋友也不会问那么深入,就是问了比如说一些场面会是怎么样,一些姿势、感觉,就是需要问一下,因为你不知道嘛。然后就会很多朋友会,说我们脸都红啦,然后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给你一说,哦,说得我脸也红了,反正很怪那个感觉。然后你也会,后来我们也会有,剧组会有指导嘛。

  网易娱乐:现场还有指导?

  邓超:有指导,有指导,然后每天会提前来,会提前一个礼拜一直跟我们在一起,因为那个戏里一直会有那个感觉,不是说你只是在那场戏,然后和吕颂贤也会有很多。

  网易娱乐:问的时候他们脸已经红了,真正演的时候,你脸红了吗?

  邓超:我觉得如果红的话,可能就,就是你的戏剧是错误的,我一直说,你要找那个正确的,而不是,表演不是用很夸张或者说多一点,就是,爆发强一点,我觉得那个都,那些形容词都不够准确,我希望是,就是用准确两个字来要求每一个环节。

  网易娱乐:所以现场其实没有那么激情四射?

  邓超:我觉得挺激情的,我觉得快炸了,我觉得我们的摄影师是最好的答案,罗攀,他是一个非常非常,对,那样的男人,然后他,因为我在演那场戏的时候,或者那几场戏的时候,你也会去,因为导演也会清场嘛,就是,因为有女孩,有男孩,有女人有男人,然后也会有同志在,就是这样的一些,这样的观影团,比较少的观影团,因为他好像是怕我们,也不是说放不开,就是要营造那个氛围,老段怎么进来,然后在那个钢琴曲里面,然后和小说里很像,小说里写的就是在弹着钢琴,在那样的一个空间里面,然后就我们开始,然后吕颂贤特别好玩,准备开始嚼口香糖,他说你要口香糖吗?我说好,他说你会怎么做?你会舌吻吗?我说会呀,哦,我要去,哦,对,在吃口香糖之前,就是,就是然后,因为你在做这个的时候,你会觉得如果不准确,是会,是好像对辛小丰的不负责,是那种感觉,就是首先不会去儿戏这个事情,也不会去觉得。然后罗攀的答案我觉得非常好,他脸红的,他说他一直,因为他是一个特别,他每天在跟我聊,他说超,还有什么角度是人类摄影师没有拍过的?然后我在想戏的时候,他突然会问我这个问题,我说,嗯,口腔里,你把我的,他说那个应该也有吧,我说那个应该是反的,因为很多摄影师的角度,或者进肠道,进喉管,我说你从里面往外拍,他说那个也有过,从牙床的那个角度,我说那个牙床是假的,你拍个真的。然后他就去想,哈哈哈哈,他每天就在,然后每天在导演的房间,在我的房间,我们就一块儿,会对明天的戏会排练,他一直在边上就这样看。所以他是一个,甚至有时候我们开些玩笑他会接不住的那种,这样的一个,就很严肃,很学院派,很是有点那个,他聊事要理论化。

  网易娱乐:要演这么重口味的戏之前,需要跟娘娘报备吗?

  邓超:跟她说过吧,我觉得不是重口味,我觉得没有,不是你们想象的。(网易娱乐:她也没有觉得是个什么事?)觉得,觉得是个事也不会告诉我,哈哈哈哈。

  网易娱乐:最终版里面最重口的那个镜头被剪了。

  邓超:最重口?(网易娱乐:对。有点遗憾吗?)没有啊,就是在时长上能短一点,能让更多的人看到也挺好的。我觉得它总会有原因吧,一个事情发展到最后,总是会有原因的,我觉得这些事情可能在导演的手法上,然后或者说在报批上,我觉得都会,我觉得已经很好了,我觉得这个电影能,能和大家见面,我觉得是最重要的一个事情,然后剩下的就是,我们希望包括通过你们让更多的观众看到,看到一段这样的故事,看到,辛小丰、伊谷春、杨自道,小夏、尾巴,我觉得这个是最重要的事情,是我们一块儿在厦门进入到那个世界的,最终的目的。

  网易娱乐:所以会不会演完这个之后,很多人问你说,你有没有可能被掰弯,还是一个笔直笔直的直男。

  邓超:我?呵呵,有比笔还直的东西吗?哈哈哈哈。(大男子主义有吗?)我呀没有,我可娇小了,经常依偎在娘娘的肩膀上。没有那么大,不知道什么叫大男子主义。

  网易娱乐:你依偎娘娘的表现是什么?

  邓超:娘娘多雷厉风行呀,我这种,第一连这个生活自理能力比较差的,就没有什么资格聊大男子主义,就是,对吧,家里的各种事情,都是她操持,是吧,操持我能力不行,操持半天没用。

  网易娱乐:生活当中的什么决定,或者工作当中的什么决定也是会听娘娘的意见吗?

  邓超:决定?我觉得我们都是那种比较放松的一个家庭,我觉得跟孩子之间也是一样,就没有什么,我觉得正常的讨论都会,都会有,交流、讨论,甚至跟孩子。孩子不懂事,也会比较尊重孩子的意愿,你也会知道他喜欢或不喜欢,愿意或不愿意,我们都会比较放松的那种。她也没有大女子主义,我也没有大男子主义,我指的是,包括工作上都是,大家都是按照兴趣来,生活里也是一样,肯定有我爱吃辣,她爱吃上海的偏甜的,这个没有问题。(网易娱乐:就是相敬如宾的那种?)反正就特别像朋友嘛,我一直喜欢那种感觉。你像我料理差,箱子我都,我看半天,我出差一天我也盯那个箱子我能盯三个小时,就觉得哇,这个好困难这个,要带什么?她五秒钟就可以解决问题,一分钟,她说给我五分钟,啪啪啪给你弄好,好了,打开你就觉得啊,怎么什么都有?用的什么,反正你就觉得很踏实。

  网易娱乐:对,我就想问,所以你觉得说,如果大家把你理解成一个逗比是不是太片面了?

  邓超:我欢迎大家对我安的一切的帽子,我觉得很好玩,就像,我刚刚在上面想了一个词,特别好玩,我说就像逗比是春夏的新款,下面秋冬是什么款就不知道了。我觉得这是演员的一个对我来说最享受的事情,春夏秋冬。就像很多时候说你是一个什么什么专业户,什么什么专业户,对不起,我想当很多很多的专业户,或者很多,因为好像是,逗比好像跟这个时间节点看到的我,可能比较能符合,或者能装在一起,就像《分手大师》我还能看出一点点古典悲剧的样子,真的。就是好像人和角色不是要正经、正式,才好像有悲剧色彩,我反而觉得梅远贵在《分手大师》里挺有悲剧色彩,我认为一切的喜剧人物,都有古典的悲剧色彩。

  网易娱乐:所以其实很多喜剧明星或者喜剧导演,都是一个悲观的人,你算是吗?

  邓超:我觉得我不算是,但是有那个色彩。因为我的色彩都是很,我觉得我自己的色彩,在我自己里面,我在邓超的那个世界里也蛮丰富的,就是什么都有。当然也有很伤感的时候,你听到一首歌,然后你看到一个景象,然后你看到一些正能量的时候,你为他,就是号啕大哭的时候,都会有,为小丰走不出来也会有,也会有很理性的时候,也会有很感性的时候。然后,但我还是很逗的,哈哈哈哈。

  网易娱乐:把悲伤留给自己是吗?

  邓超:对,在生活里还是很逗的。然后我也会有时候关注自己,我在做《分手大师》的时候,我作为导演是什么样一个样子,然后我现在在拍《恶棍天使》的时候,我也会观察自己,好像最近的,哎,好像我,我也会经常问我,你是不是更严肃了一点?对,是有一点点观察的。然后我在拍《美人鱼》的时候,我也会对周星驰会有一些观察,对星爷,就像带着你那个疑问,是不是他的人生里特悲剧,哈哈哈哈。我说星爷咱聊聊人生吧,我很无聊的,我真的很无聊的,我很无聊。我说你过年都怎么过呀?过年?因为他也没什么,他说我就是,我说你平常都干吗呀?我骑自行车呀,我说好好,我陪你骑,我也喜欢骑自行车呀。哎,真的骑自行车很有意思,我也觉得骑自行车很有意思。

  网易娱乐:聊完了之后有什么新的启发或者增长?

  邓超:新的启发,反正我觉得还蛮,因为昨天江老板来探班,因为每一个和他合作过的人,没有合作过的人,特别是香港的导演和那个,都会问,喂,和周先生合作有什么样的感想?我说为什么都问我这个问题?很好啊。

  网易娱乐:其实有没有会觉得心里有点不公平,自己演了这么多戏,导了那么多戏,票房也很好,但是可能更多人看到你是在《跑男》上。

  邓超:这没有什么不公平,它是载体不一样,很多人也看到了《分手大师》,很多人也看到了《少年天子》,他们可能有重叠,但是也会有不重叠的地方。我要做的就是在不同的舞台上,也不能说展示我自己,不同的舞台上,做我的工作。

  网易娱乐:但是现在很多人在说这种明星综艺的高收入,你会觉得说这个是可能要比演戏这个钱来得快吗?

  邓超:我觉得这是一个,算一个商业吧,算一个商业的,我觉得在里面的人就知道是什么样一个,一个比例,对。然后,这个都去做综艺了,哈哈哈哈。

玉林最好脱毛医院

  

  男男舌吻效果:摄影师被撩拨地“面红耳赤”

  《烈日灼心》是邓超和曹保平导演合作的第二部电影,在上一部《李米的猜想》里,刚刚大学毕业的邓超和已经是影后的周迅谈了一场死生相许的恋爱,那是邓超第一次在大银幕上展现他的演技,带有强烈悲剧色彩的毒贩马冰身上,一点也见不到日后邓超赖以成名的喜剧色彩。

  多年后曹保平带着小说《太阳黑子》找到邓超,希望他能出演又这部小说改编的电影。无论是在小说中还是日后的电影里,辛小丰都是这个故事中最迷人的角色。他是一切悲剧的开始,也是最后宿命的终结,后来在片中出演了警察伊谷春一角的段奕宏就曾表示,自己最初相中的就是辛小丰这个角色,甚至还曾要挟导演,如果演不了辛小丰就不演了。

  但导演曹保平迟迟没有做出最后的决定,邓超也说,“其实三个角色老曹都跟我聊过,我相信他也跟别人都聊过,他就是这么一个人,他比较贪。但这个东西我非常理解,那是导演的贪婪,就像演员有的时候看到角色的时候的那种贪婪是一样的。”

  但看过小说之后的邓超,也笃定了要出演辛小丰的决心,“如果我没有去做,那邓超在表演上会有遗憾。”“你在这样的年龄,然后遇到一个这样的角色,小丰的那个世界是我觉得想做的,他的经历丰富到我当时看的时候都不敢相信,自己在看的时候,另一个自己就在试,如果我来演他会是什么样?哇,好像很难,很难很难很难,但这不就是我想要做的吗?”

  在还没有确定角色的时候,导演曹保平就跟邓超说,“你应该谈恋爱。”邓超说,“我不谈恋爱,或者换一种方式谈恋爱。”书中的辛小丰有一场刻骨铭心的同志恋情,用邓超的话来说就是,“那是一场很长的爱情。”“男人和男人之间的爱情我觉得非常正常,好像大家聊到这个的时候都说比较重口味啊什么的,我觉得根本不是,一点都不敏感。我们的生活里就是这样的。但是可能就是电影在报批的时候是第一次吧,中国电影原来也有,但好像公映好像还没有。”

  电影中辛小丰的爱情成了一场“阴谋”,成了他为了养女尾巴做出的一次自我牺牲。于此同时,这也是邓超的一场“牺牲”,他为辛小丰献出了自己的第一次同志激情戏。

  “在决定辛小丰之后,我们也在想那天的到来,甚至那几天的到来。”邓超如是说。“别的没有什么,就是怕做不好。我也有很多哥们儿是(同志),我也会去问他们,我打了好几个电话。因为我跟他们原来也没有聊过这方面,他们会突然觉得,你怎么会问那么深入?就再好的朋友也不会问那么深入,比如说一些场面会是怎么样,一些姿势、感觉,因为你不知道嘛。然后很多朋友会说我们脸都红啦,给你一说,哦,说得我脸也红了。”

  真正到了拍摄那一场戏的时候,邓超说,“我觉得我快炸了。”

  “吕颂贤特别好玩,准备开始嚼口香糖,他说你要口香糖吗?我说好,他说你会怎么做?你会舌吻吗?我说会呀。因为你在做这个的时候,你会觉得如果不准确好像是对辛小丰的不负责、。”

  拍完这场戏,直男摄影师罗攀被撩拨得面红耳赤,“他一放下机器,说哎呀,超哥,我心跳得好快,我都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心动,他说他有点脸红,我一听他说这个,嗯,我觉得那应该是挺好的。”

  掰弯的可能性?我比笔还直没有“直男癌”

  《烈日灼心》进入宣传期后,输入邓超,就会自动搜索出“邓超基情”“邓超吕颂贤舌吻戏曝光”“邓超拍同性亲密戏”……这是邓超对于《烈日灼心》宣传无条件无底线无节操配合得出的效果。

  在发布会上,他不厌其烦一遍一遍谈起激情戏,哪怕最后保留在电影中的镜头其实只剩一闪而过;他还会配合主办方设置的环节,在现场背起片中“相爱相杀”的段奕宏,为第二条“上头条”提供图片,甚至享受王珞丹在一旁的调侃,“幸好超哥结婚早,要不就弯了。”网络上,一条“邓超是直男邓超是直男邓超是直男邓超是直男邓超是直男邓超是直男邓超是直男吗?”的微博被转发了一万多次,每一次,都是给《烈日灼心》做的宣传。

  邓超是直男吗?“我?呵呵,有比笔还直的东西吗?对,我棍直棍直的!”

  “棍直棍直的”直男邓超却不觉得自己有直男癌,“我可娇小了,是小公举,经常依偎在娘娘的肩膀上。”

  “娘娘多雷厉风行呀,我这种生活自理能力比较差的,就没有什么资格聊大男子主义,对吧?家里的各种事情都是她操持,操持我能力不行,操持半天没用。我出差一天我也盯那个箱子我能盯三个小时,就觉得哇,这个好困难,要带什么?她五分钟就可以解决问题。她说给我五分钟,啪啪啪给你弄好好了,打开你就觉得啊,怎么什么都有?用的什么,反正你就觉得很踏实。”

  《烈日灼心》里,曹保平要求邓超谈恋爱;生活里,邓超自认一直在跟娘娘谈着。已经有了儿子等等和女儿小花的邓超孙俪两口子,也是网络上公认的虐狗高手,邓超发十条微博,有七条不是孙俪就是孩子,剩下三条全部是工作。在邓超的形容中,他和娘娘更像是好朋友,“反正就特别像朋友嘛,我一直喜欢那种感觉。”

  “我觉得我们都是那种比较放松的那种家庭,跟孩子之间也是一样。我觉得正常的讨论都会都会有,交流、讨论,甚至跟孩子。虽然孩子不懂事,也会比较尊重孩子的意愿,你也会知道他喜欢或不喜欢,愿意或不愿意,我们都会比较放松的那种。她也没有大女子主义,我也没有大男子主义,包括工作上都是,大家都是按照兴趣来,生活里也是一样,肯定有我爱吃辣,她爱吃甜的时候,这个没有任何问题。

  跟周星驰聊人生:想看看他是不是特“悲剧”

  《烈日灼心》让邓超第一次尝到了影帝的滋味。在今年的上海国际电影节上,《烈日灼心》开出三黄蛋,邓超和段奕宏、郭涛一起登上领奖台分享荣耀。“拿奖一刻当然很美妙了,因为你会觉得,那么多的专业人士,那么多的前辈,是对你的一次褒奖。我们的奖项是会有这个高精尖专业人士评选和观众评选,所以拿到哪种奖你都会很高兴。”

  和戏里的兄弟以及对手一起拿奖,邓超笑称“当时感觉很不好”,“开玩笑,没有什么整个和三分之一,三个人拿才好,我觉得太牛了。”

  颁奖之后,导演管虎曾在微博上发声,称《烈日灼心》“电影品质好!两演员段更准确!非要双黄蛋,也止于段邓!一片叫好,耍大于本体,毁之而已,无甚他用!”

  而对于管虎的抱打不平,邓超想了想,“我觉得拿到观众心中的那个奖是最重要的”,“那个奖有的时候它就是一瞬间,是一瞬间的感动,一瞬间的认同,或者一瞬间的不解。真的,那个东西可能都不是认同,他有时候不认同也是一种奖,就是哎,怎么会有辛小丰这样的人?他疯了吗,他怎么回事?我理解不了,他也是一种奖。哎呀,我吓到了看这个电影,也是一种奖。哇,我好感动为他,是一种奖。”

  认真思考之后再说话的邓超,看上去很不逗比,跟他每周准时出现在综艺节目里那幅丝毫没有正形的形象截然不同。就像许多在电影里极尽搞笑之能事的演员在生活中偏偏是个严肃的人一样,邓超也不止是个逗比,从《李米的猜想》到《中国合伙人》再到《烈日灼心》,其实他已经演了如此之多的悲剧人物,甚至连《分手大师》,他都觉得那是个悲剧。

  “如果大家把你理解成一个逗比是不是太片面了?”

  “我不能说大家片面。”邓超说,“我欢迎大家对我安的一切的帽子,我觉得很好玩,就像逗比是春夏的新款,下面秋冬是什么款就不知道了。我觉得这是做演员对我来说最享受的事情,春夏秋冬。就像很多时候说你是一个什么什么专业户,什么什么专业户,对不起,我想当很多很多的专业户。就像《分手大师》我还能看出一点点古典悲剧的样子,真的。就是好像人和角色不是要正经、正式,才好像有悲剧色彩,我反而觉得梅远贵在《分手大师》里挺有悲剧色彩,我认为一切的喜剧人物,都有古典的悲剧色彩。

  “我觉得我不算是悲观的人,但是有那个色彩。我觉得我有自己的色彩,我在邓超的那个世界里也蛮丰富的,就是什么都有。当然也有很伤感的时候,你听到一首歌,然后你看到一个景象,然后你看到一些正能量的时候,你为他号啕大哭的时候,都会有,为小丰走不出来也会有,也会有很理性的时候,也会有很感性的时候。然后,但我还是很逗的,哈哈哈哈。”

  最近邓超在拍周星驰导演的新片《美人鱼》,他也在默默观察着这个“喜剧之王”,“就像着你那个疑问,看是不是他的人生里特悲剧,哈哈哈哈。”

  至于观察的结果,“我觉得是有一点点的。”“我也跟他聊人生嘛,我说星爷咱聊聊人生吧,他说我很无聊的,我真的很无聊的。我说你过年都怎么过呀?他说过年?也没什么。我说你平常都干吗呀?他说我骑自行车呀,我说好好,我陪你骑,我也喜欢骑自行车呀。”

  “他其实蛮好玩的,然后他也喜欢酒,他知道我喜欢酒,然后他都,特别受宠若惊这个,这个他带我吃遍了香港好吃的餐馆,然后喝遍了他的好酒。每一个和他合作过的人,没有合作过的人,特别是香港的导演和演员,都会问,喂,和周先生合作有什么样的感想?我说为什么都问我这个问题?我们很好啊。原来合作是会有什么问题吗让我感觉?因为我们合作的非常好,然后我也跟他,反正每天现场就很欢乐,每天现场很欢乐。”

  对话邓超实录内容:

  网易娱乐:其实在接这个角色之前,看过《太阳黑子》的原著吗?

  邓超:当然看了。其实因为跟老曹我们已经合作过两次了嘛,然后他也聊过这个戏,我们一块吃饭的时候,第一次是在一个女人街的那个意大利餐厅,我记得很清楚,是他和编剧。(网易娱乐:你有纠结过辛小丰吗?)有,当然有,但后来就像你说的,接触完看完小说之后,我估计已经就是有非常明确的答案了。你在这样的年龄,然后遇到一个这样的角色,我看小说的时候已经就可以把很多东西,这个决定就可以做了。就是他的,小丰的经历,小丰的人生吧,小丰的那个世界是我觉得想做的,如果我没有去做,就是邓超在表演上会有遗憾。其实三个角色老曹都跟我聊过,我相信他也跟别人都聊过(笑),他就是这么一个人。但这个东西非常理解,是导演的那个贪婪,就像演员有的时候看到角色的时候的那种贪婪是一样的,然后,他也说过,你应该谈恋爱,然后,好像也确实应该我谈恋爱(笑),然后我说我不谈恋爱,或者换一种方式谈恋爱,反正看完小说绝对是小丰。反正我的感觉是这样,我不知道别人的感觉是怎么样。他的经历太,丰富到我当时看的时候都不敢相信,我也同时在另一个自己在看的时候,另一个自己就在试,就是哎,如果我来演他,会是什么样?感觉,哇,好像,好像很难,很难很难很难,但这不就是想要做的吗?因为你首先被他的世界吸引,就是他究竟是什么样子,他应该长成什么样子,他的身材应该是什么样子,他跟别人说话的时候,他在警察局是什么样,他和尾巴在一块是什么样,他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他跟杨自道在一起的时候…

  网易娱乐:当时有没有担心过,在戏里要谈这么一场恋爱?

  邓超:其实那个也是戏里的一个伏笔,也不是,其实在小说里面其实是有的。就是男人和男人之间的那个,很正常,我觉得很,非常正常。我看的时候我也没有,好像大家聊到这个东西都好像比较重口味啊什么东西,我觉得根本不是。一点都不敏感,我觉得这个是很,我们的生活里就是这样的,就是这样的。但是可能就是,电影在报批的时候,或者说,所以这可能是第一次吧,我觉得中国电影,原来也有,但好像公映好像还没有。但是我们之后改编的这个电影的这个事儿,已经和小说不太一样,是给他加了一个帽子,就是加了一个为什么去。

  网易娱乐:说你这是要弯吗?

  邓超:就是突然好朋友之间会觉得,你怎么会问那么深入?就再好的朋友也不会问那么深入,就是问了比如说一些场面会是怎么样,一些姿势、感觉,就是需要问一下,因为你不知道嘛。然后就会很多朋友会,说我们脸都红啦,然后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给你一说,哦,说得我脸也红了,反正很怪那个感觉。然后你也会,后来我们也会有,剧组会有指导嘛。

  网易娱乐:现场还有指导?

  邓超:有指导,有指导,然后每天会提前来,会提前一个礼拜一直跟我们在一起,因为那个戏里一直会有那个感觉,不是说你只是在那场戏,然后和吕颂贤也会有很多。

  网易娱乐:问的时候他们脸已经红了,真正演的时候,你脸红了吗?

  邓超:我觉得如果红的话,可能就,就是你的戏剧是错误的,我一直说,你要找那个正确的,而不是,表演不是用很夸张或者说多一点,就是,爆发强一点,我觉得那个都,那些形容词都不够准确,我希望是,就是用准确两个字来要求每一个环节。

  网易娱乐:所以现场其实没有那么激情四射?

  邓超:我觉得挺激情的,我觉得快炸了,我觉得我们的摄影师是最好的答案,罗攀,他是一个非常非常,对,那样的男人,然后他,因为我在演那场戏的时候,或者那几场戏的时候,你也会去,因为导演也会清场嘛,就是,因为有女孩,有男孩,有女人有男人,然后也会有同志在,就是这样的一些,这样的观影团,比较少的观影团,因为他好像是怕我们,也不是说放不开,就是要营造那个氛围,老段怎么进来,然后在那个钢琴曲里面,然后和小说里很像,小说里写的就是在弹着钢琴,在那样的一个空间里面,然后就我们开始,然后吕颂贤特别好玩,准备开始嚼口香糖,他说你要口香糖吗?我说好,他说你会怎么做?你会舌吻吗?我说会呀,哦,我要去,哦,对,在吃口香糖之前,就是,就是然后,因为你在做这个的时候,你会觉得如果不准确,是会,是好像对辛小丰的不负责,是那种感觉,就是首先不会去儿戏这个事情,也不会去觉得。然后罗攀的答案我觉得非常好,他脸红的,他说他一直,因为他是一个特别,他每天在跟我聊,他说超,还有什么角度是人类摄影师没有拍过的?然后我在想戏的时候,他突然会问我这个问题,我说,嗯,口腔里,你把我的,他说那个应该也有吧,我说那个应该是反的,因为很多摄影师的角度,或者进肠道,进喉管,我说你从里面往外拍,他说那个也有过,从牙床的那个角度,我说那个牙床是假的,你拍个真的。然后他就去想,哈哈哈哈,他每天就在,然后每天在导演的房间,在我的房间,我们就一块儿,会对明天的戏会排练,他一直在边上就这样看。所以他是一个,甚至有时候我们开些玩笑他会接不住的那种,这样的一个,就很严肃,很学院派,很是有点那个,他聊事要理论化。

  网易娱乐:要演这么重口味的戏之前,需要跟娘娘报备吗?

  邓超:跟她说过吧,我觉得不是重口味,我觉得没有,不是你们想象的。(网易娱乐:她也没有觉得是个什么事?)觉得,觉得是个事也不会告诉我,哈哈哈哈。

  网易娱乐:最终版里面最重口的那个镜头被剪了。

  邓超:最重口?(网易娱乐:对。有点遗憾吗?)没有啊,就是在时长上能短一点,能让更多的人看到也挺好的。我觉得它总会有原因吧,一个事情发展到最后,总是会有原因的,我觉得这些事情可能在导演的手法上,然后或者说在报批上,我觉得都会,我觉得已经很好了,我觉得这个电影能,能和大家见面,我觉得是最重要的一个事情,然后剩下的就是,我们希望包括通过你们让更多的观众看到,看到一段这样的故事,看到,辛小丰、伊谷春、杨自道,小夏、尾巴,我觉得这个是最重要的事情,是我们一块儿在厦门进入到那个世界的,最终的目的。

  网易娱乐:所以会不会演完这个之后,很多人问你说,你有没有可能被掰弯,还是一个笔直笔直的直男。

  邓超:我?呵呵,有比笔还直的东西吗?哈哈哈哈。(大男子主义有吗?)我呀没有,我可娇小了,经常依偎在娘娘的肩膀上。没有那么大,不知道什么叫大男子主义。

  网易娱乐:你依偎娘娘的表现是什么?

  邓超:娘娘多雷厉风行呀,我这种,第一连这个生活自理能力比较差的,就没有什么资格聊大男子主义,就是,对吧,家里的各种事情,都是她操持,是吧,操持我能力不行,操持半天没用。

  网易娱乐:生活当中的什么决定,或者工作当中的什么决定也是会听娘娘的意见吗?

  邓超:决定?我觉得我们都是那种比较放松的一个家庭,我觉得跟孩子之间也是一样,就没有什么,我觉得正常的讨论都会,都会有,交流、讨论,甚至跟孩子。孩子不懂事,也会比较尊重孩子的意愿,你也会知道他喜欢或不喜欢,愿意或不愿意,我们都会比较放松的那种。她也没有大女子主义,我也没有大男子主义,我指的是,包括工作上都是,大家都是按照兴趣来,生活里也是一样,肯定有我爱吃辣,她爱吃上海的偏甜的,这个没有问题。(网易娱乐:就是相敬如宾的那种?)反正就特别像朋友嘛,我一直喜欢那种感觉。你像我料理差,箱子我都,我看半天,我出差一天我也盯那个箱子我能盯三个小时,就觉得哇,这个好困难这个,要带什么?她五秒钟就可以解决问题,一分钟,她说给我五分钟,啪啪啪给你弄好,好了,打开你就觉得啊,怎么什么都有?用的什么,反正你就觉得很踏实。

  网易娱乐:对,我就想问,所以你觉得说,如果大家把你理解成一个逗比是不是太片面了?

  邓超:我欢迎大家对我安的一切的帽子,我觉得很好玩,就像,我刚刚在上面想了一个词,特别好玩,我说就像逗比是春夏的新款,下面秋冬是什么款就不知道了。我觉得这是演员的一个对我来说最享受的事情,春夏秋冬。就像很多时候说你是一个什么什么专业户,什么什么专业户,对不起,我想当很多很多的专业户,或者很多,因为好像是,逗比好像跟这个时间节点看到的我,可能比较能符合,或者能装在一起,就像《分手大师》我还能看出一点点古典悲剧的样子,真的。就是好像人和角色不是要正经、正式,才好像有悲剧色彩,我反而觉得梅远贵在《分手大师》里挺有悲剧色彩,我认为一切的喜剧人物,都有古典的悲剧色彩。

  网易娱乐:所以其实很多喜剧明星或者喜剧导演,都是一个悲观的人,你算是吗?

  邓超:我觉得我不算是,但是有那个色彩。因为我的色彩都是很,我觉得我自己的色彩,在我自己里面,我在邓超的那个世界里也蛮丰富的,就是什么都有。当然也有很伤感的时候,你听到一首歌,然后你看到一个景象,然后你看到一些正能量的时候,你为他,就是号啕大哭的时候,都会有,为小丰走不出来也会有,也会有很理性的时候,也会有很感性的时候。然后,但我还是很逗的,哈哈哈哈。

  网易娱乐:把悲伤留给自己是吗?

  邓超:对,在生活里还是很逗的。然后我也会有时候关注自己,我在做《分手大师》的时候,我作为导演是什么样一个样子,然后我现在在拍《恶棍天使》的时候,我也会观察自己,好像最近的,哎,好像我,我也会经常问我,你是不是更严肃了一点?对,是有一点点观察的。然后我在拍《美人鱼》的时候,我也会对周星驰会有一些观察,对星爷,就像带着你那个疑问,是不是他的人生里特悲剧,哈哈哈哈。我说星爷咱聊聊人生吧,我很无聊的,我真的很无聊的,我很无聊。我说你过年都怎么过呀?过年?因为他也没什么,他说我就是,我说你平常都干吗呀?我骑自行车呀,我说好好,我陪你骑,我也喜欢骑自行车呀。哎,真的骑自行车很有意思,我也觉得骑自行车很有意思。

  网易娱乐:聊完了之后有什么新的启发或者增长?

  邓超:新的启发,反正我觉得还蛮,因为昨天江老板来探班,因为每一个和他合作过的人,没有合作过的人,特别是香港的导演和那个,都会问,喂,和周先生合作有什么样的感想?我说为什么都问我这个问题?很好啊。

  网易娱乐:其实有没有会觉得心里有点不公平,自己演了这么多戏,导了那么多戏,票房也很好,但是可能更多人看到你是在《跑男》上。

  邓超:这没有什么不公平,它是载体不一样,很多人也看到了《分手大师》,很多人也看到了《少年天子》,他们可能有重叠,但是也会有不重叠的地方。我要做的就是在不同的舞台上,也不能说展示我自己,不同的舞台上,做我的工作。

  网易娱乐:但是现在很多人在说这种明星综艺的高收入,你会觉得说这个是可能要比演戏这个钱来得快吗?

  邓超:我觉得这是一个,算一个商业吧,算一个商业的,我觉得在里面的人就知道是什么样一个,一个比例,对。然后,这个都去做综艺了,哈哈哈哈。

玉林埋线割双眼皮

推荐